主页 > 新闻中心 >

洪明奇院士 | 抗癌治疗进入了令人激动人心的时代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 “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组委会”未获授权禁止转载

2017年9月14日-16日,2017第四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在贵阳成功举办。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副校长、美国高级科学促进会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洪明奇受邀出席,分享了生物标记物指导下的PARP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治疗的联合应用方面的研究进展。

免疫治疗的划时代意义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开创了治疗的新时代,随之,疗效预测评价的生物学标记物研究也将带来更大的益处。

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监视和清除有着重要作用。肿瘤细胞通过各种机制逃避免疫是肿瘤的特征之一。外周免疫细胞的启动和活化的过程形成了所谓的T细胞炎症表型。

免疫治疗被认为是对T细胞炎症表型患者最有效的治疗策略。高剂量的白介素-2和过继免疫T细胞输注对晚期肿瘤患者可达到持续的临床获益。

尽管如此,免疫相关的不良事件如皮炎、大肠炎和肝炎随着联合检查点阻断剂的使用,风险也相应增加。所以建立检查点免疫治疗预测性生物标记物对增加治疗获益显得至关重要。建立预测性生物标记物还对更有侵袭性的治疗至关重要。

预测性生物学标记物的持续研究

以检查点抑制剂为基础的免疫治疗将抗癌治疗带入了令人激动人心的时代。黑色素瘤和其他肿瘤因此得到了持续反应。尽管PD-1或PD-L1的单一药物治疗有很好的耐受性,但随着联合治疗的运用,免疫相关的不良事件的风险也随之增加。因此需要不断发现预测性生物学标记物,以令患者获益最大化、减小毒性风险,以及规范联合治疗。未来对以检查点抑制剂为基础的免疫治疗进行有效预测的生物学标记物的研究,会将肿瘤免疫微环境的最佳特征的多种研究途径整合进来。

PARP抑制剂的联合使用

PARP抑制剂是一类处于临床实验阶段的新兴抗癌药物。将PARP抑制剂与c-MET抑制剂联合使用,可以增强PARP抑制剂的抗癌效果,克服癌细胞产生的抵抗。研究显示,肿瘤可能会对PARP抑制剂产生抵抗。用c-MET和PARP抑制剂进行联合治疗,可以为患者提供很大的帮助,尤其是肿瘤c-MET高水平的表达。

PARP抑制剂治疗乳腺癌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不过2014年12月FDA已经批准用PARP抑制剂(Olaparib)治疗BRCA突变的卵巢癌。

后来研究者们发现,Olaparib对晚期前列腺癌也有不错的治疗效果。研究显示,Olaparib可以阻止前列腺癌生长,使PSA(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水平持续下降,减少血液中循环肿瘤细胞的数量。研究还指出,30%的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存在肿瘤DNA修复系统的缺陷,Olaparib对这些患者的治疗效果很好。

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癌症,只要肿瘤通过c-MET表达,患者就可能从这种联合疗法中获益。

(摘自2017第四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国际精准医学高峰论坛演讲)